政策加持、资本押注,少儿编程火爆背后的冷思考

腾讯财经


[摘要]资本寒冬下,少儿编程教育行业逆势吸金,我们试图通过对编程猫、西瓜创客等不同类型教育机构的观察与审视,研判行业发展的痛点、机遇和未来。


资本寒冬下,2019年少儿编程教育行业却逆势吸金,不断有少儿编程教育机构披露融资消息,在全国线上、线下200多家少儿编程教育机构的共同推动下,消费者认知不断提升,行业步入高速发展期。


少儿编程教育为何如此火爆?目前市场的机遇和困难有哪些?在资本的加持下,未来行业的格局将出现怎样的变化?本文将对以上问题进行分析和解读。


少儿编程为何火爆?


最近几年,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行业的红火已经蔓延到孩子的教育上。毕竟,人们都能看得清楚未来这一大趋势,家长们都不愿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更何况,还有榜样带动力量,李开复、卡兰尼克(Uber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扎克伯格、比尔·盖茨这些科技界的大佬很多都是从小学编程,这便带来了国内少儿编程学习的浪潮。


一方面,编程可以培养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让他们在未来更有创造性。这是很多家长内心非常朴素想法。另一方面,人口结构发展,721家庭模式下,倒逼每个家庭增加对子女教育的投资力度和密度,无论应试教育还是素质教育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中产家庭的母亲表达过自己的担忧:这一代孩子长大了不仅要和同龄人竞争,还要和人工智能竞争。只拥有职业技能还远远不够,他们需要的是机器不能替代的创造力。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少儿编程主要目标用户群集中在中产家庭。


艾瑞的一份少儿教育市场调查报告指出:现在的新晋父母和20年前、10年前的父母观念已有很大不同,这一代父母大多有很好的教育背景、见多识广,对孩子教育的认知也有了非常大的改变,以往的唯分数观念开始有衰微迹象。家长们开始倾向于培养有创造力、有活力,高素质的孩子。


目前,8090后这两代人已经成为儿童消费的重要推动力,新生代妈妈的超强消费意愿、现代育儿观和对新事物的接受更强的接受能力,正在推动儿童消费升级。此外,二胎政策还带来了人口红利。这些对于少儿编程的发展都是利好。


很多教育机构的新品研发都紧跟市场需求,少儿编程应需而生。


此外,技术突破也是推动少儿编程教育发展起来的重要原因,比如Scratch的诞生。


Scratch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设计开发的少儿编程语言,无需文本输入和编译就可构建程序的命令和参数,Sractch编程只需要从积木框中拖拽出你需要的积木,拼接起来,就可以实现一个简单有趣的小程序。这样的过程如果快的话,只需要不到30秒,整个过程容易、有趣、易学,Scratch极大地降低了编程的门槛,让少儿学习编程成为可能。


线上与线下,直播与录播


312日,在成都西瓜创客总部,老师lisa(化名)正在线上指导8岁的男孩果果(化名)上一堂编程体验课,在一个多小时的课程中,果果自己通过编程,制作完成了一个简易的小游戏。在西瓜的平台上像果果这样在线上学习编程的孩子,目前全国有数十万,他们年龄分布在7-12岁。老师可以实时与学员互动,即时解决学员的问题,同时还能依据线上学习数据,定制每个学员的个性化辅导方案。


记者了解到,少儿编程,并非像成人编程那样的一行行写代码,儿童编程语言常见的ScratchTynker等,它们都是用图形化界面、用一种简单易学的拖延代码块的方式教孩子学编程。因此,零基础的6岁孩子,便可以接触模块拖拽类的启蒙编程。等到高年级以后,进入趣味编程的学习,开始写代码。


Lisa老师告诉记者,第一阶段会利用一些小游戏引导孩子入门,让孩子对编程产生兴趣。学完以后,孩子就能独立完成六七百行代码,做出各种小游戏。如果有创新能力,还可以写出其他新游戏。


在全国,少儿编程教育机构已经有200余家,分布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和很多二线城市里。


这些机构的运营模式主要分线上和线下两种。


记者近日走访了北京的一家线下少儿编程教育机构,发现这里的教室基本都很小,每间教室少则两三人,多则五六个人,每人一台电脑,年轻的男老师站在前面授课。


一个10岁的学生,在老师指导下,在一个软件界面中制作完成了一款小游戏。这个过程会用到涂鸦、声音、图片等有趣的元素,孩子们很容易产生兴趣。老师介绍,他们每节课的主题都是完成一款小游戏,游戏类型有猫捉老鼠、小美换装、植物大战僵尸、超级玛丽等等。

线下模式的优点是交流直接,在某种程度上还解决了家长孩子托管的问题,缺点是获客成本高、客单价高,以及师资供给不足等问题。

线下模式竞争激烈,各大品牌教育机构几乎都推出了少儿编程业务,更多的是没什么品牌的小玩家。


线下模式值得一提的是编程猫,他们真正的优势还不在C端,而是B端,这家公司拥有自己的教学系统和硬件设施,目前已经渗透到全国诸多一二线城市的中小学当中。


对于C端市场,相比线下,线上模式更具优势。典型代表是西瓜创客、核桃编程。西瓜创客采取的是录播模式,它也是国内少儿编程录播模式的开创者。


除了西瓜这种录播模式,线上还有直播模式,比如线上直播一对一、在线小班直播模式等等。


在线录播课的重要优势在于:第一,孩子可以根据自己的学习节奏,采取最合适的学习计划的方法;第二,就机构师资而言,在线录播课可以选择整个领域最顶级的老师授课。即使老师临场没讲清楚,或者讲的不够有趣吸引孩子,也可减掉重新录制,以便达到最好的效果;第三,就学习成本而言,在线录播课最大程度地发挥了互联网的优势,学习成本低而性价比高。


西瓜创客的教学视频中采用了二人对话的形式,以此来顺应孩子学习习惯。因为孩子认识这个世界是通过理解父母之间的对话完成的,三者学习是学习的最佳的状态。


录播并非对孩子们的行为不干涉,为了让孩子与老师之间的互动性更强,西瓜创客打造了互动学习平台,老师们全天候提供实时在线答疑服务。凭借录播课+作业+课后辅导这样的微课模式,西瓜创客力图给孩子们全面思考的时间并充分的解惑。他们还搭建学员社区,让孩子们进行交互和体验试玩对方的作品,相互学习对方的代码。一些孩子自发成立工作室,锻炼了组织、社交、管理能力。


都是哪些孩子在学编程呢?主流教育机构公开信息均显示:70%-80%的用户来自国内一二线城市的新中产家庭,并且,正在向三四线城市渗透。


政策加持


20189月,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对2000余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4.4%的受访者觉得孩子有必要专门学习少儿编程培训课程。


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10月,少儿编程行业市场规模约为30亿—40亿元,用户规模约1550万。


此外,少儿编程教育行业的蓬勃,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支持。


2017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明确强调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20181月,在教育部印发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2017年版)》中,新加入的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处理等内容成为新课标亮点之一。


2018年,浙江、天津、江苏等多地还将编程纳入高中信息技术课程和高考的内容体系。


对于这样的政策,西瓜创客的解读是:中美两国经济水平出现海平面趋同情况,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崛起,大国之间博弈的关键转变成了对于未来的布局,科学技术和少儿教育领域无疑是布局未来的关键,而少儿编程教育,正是两个领域的重要交集。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学校、教育机构、资本和家长都将注意力投向少儿编程,市场也变得越来越热。


资本押注


在国外,少儿编程教育发展亦是如火如荼,欧美国家不仅在政府层面上大力鼓励少儿编程,相关的公司、机构、社区组织五花八门,形势一片大好。


其中编程一小时活动让人印象深刻,这个活动得到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亲自推荐,活动寓教于乐,从4岁到104岁的人都可以轻松参与,旨在提高人们尤其是青少年创新能力、计算思维和普及计算机科学教育。


美国作为科技大国,非常注重培养青少年创新能力和计算思维,特别是创客教育,已经成为美国素质教育的核心,在这样的教育理念指导下,编程、3D打印、机器人等新技术已经进入了美国的中小学校课堂。


600亿人民币规模的少儿英语培训市场中,诞生了VIPKID这样的行业独角兽,对于少儿编程这个赛道,投资机构都磨刀霍霍生怕错过了捕获下一个行业独角兽的机会。


2017年、2018年两年间,少儿编程行业发展更加迅速,少儿编程成为教育领域中当之无愧的风口


在一线二线城市,都出现了一些有影响力的机构,比如深圳的编程猫、编完边学,成都的西瓜创客、北京的VIPCODE、童程童美和阿尔法营。


拒不完全统计,当前市场上已经有200多个少儿编程类创业项目与公司。其中有60余家披露了融资消息,融资总额超过14亿元。其中既有已经公开发行的网易搭卡、乐高机器人培训,也有已经拿到3亿元融资的编程猫,完成B+ 轮亿元融资的小码王,完成A5000万融资的西瓜创客。红杉资本、经纬中国、高瓴资本、真格基金等一线基金均已入场,资本在少儿编程市场开始加速布局。此外,还出现了资本出现向优质项目集中的趋势,西瓜创客就获得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经纬中国的投资。


目前,少儿编程教育产业链整体仍然处于早期阶段。目前除了上市公司的新业务单元外,大量的创客教育企业还处于天使、A轮的阶段,创客教育没有行业巨头,处于一个蚂蚁搬家的市场,对于VC来说,是进行投资布局的黄金时期。


保守估计,当前市场规模约为20亿到100亿区间,参考台湾地区6%的渗透率,2020年中国大陆地区实现一半的渗透率是有希望的。基于6300万的城市适龄儿童,取3%作为少儿编程渗透率及4000元平均客单价,整体市场规模约为11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87%


2018年底开始,一个更新的趋势出现了,少儿编程市场出现明显的下沉迹象,广泛的三四线城市的新中产家庭开始让孩子学习少儿编程。


以西瓜创客为例,他们今年以来每月均有上万名新增用户,其中有不少来自三四线城市的用户,这部分家长当中,对互联网生疏者不占少数,有些家长甚至连鼠标和光标这样的名词都听不太懂。但是她们真心希望孩子来学少儿编程。根据这个趋势,西瓜创客也在迭代他们的产品,以此来适应更大范围的用户。


多个少儿编程机构的内部人士表示,国内的三四线城市,目前还是一片没怎么开垦的处女地,未来市场还有很大的想象的空间。


录播课+线上系统更有利于编程教育类公司通过规模化降低成本,从而降低客单价,低客单也降低了家长们购买的心理门槛,这种模式在三四线城市获客有很大优势。比如业内最低单价仅为199元,这个价格确实有利于编程市场进一步下沉。而一旦这个市场被激活,整个市场容量或将超千亿。


痛点:教学内容与师资


少儿编程行业一片红火,不过在专业人士看来,行业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第一个难题是教学内容。少儿编程属于新生事物,不像英语教育有着80年的发展历史,有成熟方法可以借鉴,少儿编程教学标准和教育方法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摸索的过程,如何把知识高效地传递给孩子,各家机构都在不断探索、创建和验证。


西瓜创客创始人肖恩认为,学习编程的核心是通过拆解步骤的角度去理解问题。中小学编程,并不是简单的编程知识技能的培训,而是通过学习编程,帮助孩子学会用未来的沟通方式,认识自己,改变自己,认识世界,改变世界,让孩子无所不能


肖恩亲自参与教研内容的研发,并担任主讲老师,他表示:少人编程教育不同于成人编程教育,老师不仅要懂IT技术,还有市场的掌握教育、心理学等专业技能,好的编程教育,应该是一个通识教育,可以融合科学、音乐、美术、甚至哲学等内容来启发孩子。教学内容不仅要做到要让孩子喜欢,而是超级喜欢产品才有生命力。


据西瓜的工作人员介绍,西瓜的少儿编程课程不仅受到孩子们和孩子家长的欢迎,一些同行机构也非常认可地直接借鉴他们的知识点。甚至连他们的海报文案和设计也被同行全盘借鉴


记者发现,在少儿编程教育领域另一乱象就是内容同质化情况严重,课程亮点甚至各家机构宣口号往往都很雷同,这也增加了用户的困扰和选择难度,非常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行业里第二大问题是师资问题。


和英语培训不同,从事少儿编程教育的教学人员比较少,因为教好少儿编程,需要在教育计算机科学两个领域具备扎实的功底。很多代码写得好的人不太具备教育属性,而且这部分人群的职业选择权很高,一般会优先选择更高薪的IT工作。


2016年一组数据显示,我国平均每所小学从事计算机教学的教师数量只有0.8%。即便是传统的计算机教育的师资力量依然远低于英语类教学人员。


由于缺口较大,有些培训机构不得不降低师资人员的准入门槛,一些机构拉来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代课,相比之下,学生与专业人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无论是对于编程技术,还是对教学活动的理解和认知水平,这样的教学效果显然不够理想。


在前程无忧、Boss直聘等平台搜索少儿编程老师招聘信息,一些机构招聘要求仅为大专及以上学历,对操作系统和编程语言有一定的理解即可。对于教学经验,50%左右的机构没有要求。


当下,少儿编程领域师资缺乏已经成了各家机构面临的共同的难题。各大机构都在争夺优秀的教师资源,特别是线下教育机构,计算机类、师范类、教育心理学等毕业的学生成了各家机构优先选择的对象。


少儿编程教育机构大思码,通过开发游戏化的教学产品,同时配合标准化教案,来解决师资问题。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对于老师的培训只需要一周左右便可以支撑1个学期的课程。


师资资源不足的问题,在三四线城市更为突出,这也直接导致很多线下机构直接放弃三四线城市,主打一二线城市。


对于在线少儿编程,师资资源匮乏的难题没有线下那么突出。有些机构采取“1对多模式——一个老师面对多个孩子进行直播。另外一些机构采取录播课的模式。


相较于直播模式,录播模式能更好的解决了师资问题,西瓜创客,核桃编程都采取了这种方式。


如何确保课程质量?怎样衡量教学成果?成为整个少儿编程教育行业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不像传统课程可以通过考试分数体现教学效果,儿童编程教育目前缺乏教学质量评估的统一标准。市面上衡量儿童编程效果的办法,主要通过结课演练,向家长展示动画效果实现。


市场的未来


未来,少儿编程教育产业格局将会如何发展?


综合行业的增长趋势,以及国家政策的支持,编程教育很有可能成为义务教育阶段的下一个基础学科


钟鼎创投执行董事顾蔚荧曾对媒体表示:5-10年,中国的家长人群和社会需求都会发生更迭,每一次更迭都会有新品类机会,也会成就新一代教育公司。他断言,少儿编程教育已经开始快速渗入市场,行业格局也会在未来两年内确定下来。


目前行业鱼龙混杂,一二线城市竞争激烈,部分线下机构通过烧钱大肆扩张,在2018年资本寒冬中出现了资金问题,2019开年以来,一线城市陆续出现了一些线下少儿编程机构关店的现象。另一方面,一些发展还不错的少儿编程公司趁机收拢人才,行业出现整合迹象。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市场上这么多玩家,主要原因是2017年少儿编程这个领域火了,很多公司纷纷进入,想要分一杯羹,现在进入资本寒冬,融资没那么好拿了,需要企业苦练内功,还没跑到前面的公司前途堪忧。


西瓜创客肖恩表示,生存下来是最重要的,少儿编程是一个南极大陆,在刚刚登上南极大陆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先保持自己生存下去,要有充足的食物和水,不要失温,然后在这片尚未开垦的大陆上去开发,这片大陆足够大,目前所有少儿编程教育机构加起来可能不足认知的10%


对于少儿编程教育机构,竞争还不仅仅来自行业内部。这个赛道的竞争对手还有少儿英语、兴趣才艺赛道的玩家。毕竟,孩子的时间是有限的,家长对孩子教育投入的资金也是有限的。


从刚需的角度来说,少儿英语毋庸置疑会成为家长的优先选择,因为学科辅导提分是刚需,并且效果更可量化。而其他兴趣才艺类教育比如舞蹈、音乐、美术、体育竞技类(如球类、棋类等)等,这些特长类教育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深入人心,而且教学效果同样清晰可见,这类教育机构甚至可以帮助小孩拿到相应证书增加升学进入好学校的砝码,因此也备受家长青睐。


因此,少儿编程市场若要真正爆发,首先要完成整个社会和家长群体对少儿编程的认知。要通过高度认同的忠诚用户,形成熟人口碑传播。

艾瑞报告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在线教育广告的用户信任来源中,熟人介绍占据最大比例。


因此,少儿编程与这少儿英语和少儿才艺两个赛道的竞争,其实是一场面向家长的教育认知战,一场面向孩子的时间争夺战。


原文:《政策加持、资本押注,少儿编程火爆背后的冷思考》

推荐阅读:编程的入门学习 让逻辑思维更加缜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