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ChunxiRoad 预热|西瓜创客用这样三个词描述未来教育

2019年5月23日晚7点,来自成都实验小学的白雪老师、成都青苗国际学校的 Michael Donaldson 校长、天理教育科技研究院高级研究院的贺锦敖博士、成都自由戏剧的谢璐老师、超有爱旗下蛋糕英语前产品负责人肖柯夫、西瓜创客教研组的张文淞老师等六位成都教育大咖,齐聚成都总府路31号 WeWork,就“美学相会”、“场景连接”、“逻辑互通”三大主题,与到场的六十余名观众展开了一场热烈的对谈。



 

本次TEDx教育专场活动,邀请的六位嘉宾分别来自公立小学、民办学校、国际学校、戏剧素质教育、互联网英语教育、在线编程教育,覆盖了多种教育形态、不同教育场景,相似的是,嘉宾们都在各自领域进行创新实践。


 活动到场的观众主要有两部分群体,一是28-40岁的家长、教育行业工作者,二是25岁以下的高校大学生。相似的是,观众们都热爱教育领域,对未来教育有想象、有观点、有期待。在这场教育探索活动中,嘉宾和观众们金句频出,现场时时爆发热烈掌声。

 

来自成都实验小学的白雪老师,在一开场就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她通过20张照片精彩地描述了作为一名小学老师,如何利用2个假期、54个周末、170天完成了“师范生导师、美食编辑、社区志愿者、家庭PBL导师、产品经理”等多重身份转变,带领全班孩子探索二十四节气课程、工程思维工作坊、夜宿图书馆、故事露营派对、教室改造家、城市真人图书馆、读城记等多种项目。


 

分享环节,白老师引用了很多学生们的语录,这些是她在跟孩子们进行项目制教学过程中,引发孩子们思考得出的答案。

问:通往未来的路是怎样的?

答:是透明的,是曲折的,是眼前正在走的路,是未知的,不确定,但是很期待。

问:为什么教室很难改变?

答:理想主义者往往没有能力,有能力者往往很邪恶。

关于白老师的“蜗牛班”不可复制的质疑,白老师回答到,很多东西其实都是不可复制的,许多孩子适合的教育方式也不是不同的,所以我们需要找到的是适合孩子的教育方式,他们喜欢的教育方式。当不谈教育的时候,才是好的教育,家长不焦虑,孩子才能不焦虑。


 


谢老师采访南非同事增加了三个词:热情、态度、合作。 

谢璐老师,是来自成都自由戏剧的老师,被戏称为“自由戏剧的灵魂”,她最近正在和加拿大老师一起策划青少年项目《未来之城》。

自由交流环节,谢老师抽选了三位观众来了一场即兴戏剧表演,假定的场景是“观众1:扮演要求退货的顾客;观众2:扮演处理退货意见的店长;观众3:扮演店员。”在两两交流过程中,表达和旁观。

她认为,戏剧是帮助人们明白自己的位置在哪里,我们的角色会赋予我们不同的行为模式。比如刚刚的观众2在和顾客理论时,不管有没有道理都据理力争,但姿势始终是双手抱胸弓腰,而当顾客离开后转身跟店员说话时,自然而然地把手背在后面,语音语气也相应改变了。



Michael Donaldson校长,2001年从加拿大来到中国,原计划是在中国留驻一年推行在线教育,然而一晃近二十年过去了,出任过多个国际学校校长的他,现任成都青苗国际学校校长。

Michael校长分享到,在线教育能带来更大量的资源,而线下教育则更多附带感情,这是激发创造力,拓展思维的源泉。

相比幼儿,成年人通过线上来学习会更有效,因为成年人的知识储备会更丰富,各方面的能力也更强。在未来,应该是设计“能够更贴近人与人之间的学习交互的沉浸式场景”,帮助人们更好地学习。

 

肖柯夫老师是蛋糕英语前产品负责人,他所在的公司超有爱旗下还有大家耳熟能详的百词斩、薄荷阅读、芝士派等。

他认为,中国的互联网教育更多的是面向C端,这不同于美国的互联网教育,往往面向B端。而线上教育的现状是,同质化现象严重,大多是内容运营而非内容驱动。互联网教育是效率工具,可以帮助人们节省更多时间,但是线下的交流互动同样重要。

学习需要建立在反馈基础上,需要Check,情感是场景给我们的反馈,所以无论是面对面教学,还是沉浸式在线教育,重点在于如何建立起学习循环,营造好学习环境,这才是“场景”的有机结合,从而带来最大效益。

 

贺锦敖老师,是港股上市公司天立集团、天立教育科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电子科大大数据中心博士后,贺老师对未来对科技持乐观态度,他也带来了科技与教育融合的前沿实例,“当代教育就是新零售向体验消费的转变,传统销售注重产品,新零售注重私人订制,提供个性化的解决方案。”

未来教育是通过科技提供标准化知识的传播,但最终教育还是要回归到“人”,关注的是受教育者和施教者,回归到苏格拉底的“释放人的天性和多样化”。

面对观众直接发问体制内外教育的差别,贺老师认为,体制内的教育在慢慢拥抱其它形式的教育。教育不会是只发生在教室里的。这一点与家庭教育联系起来,我们要求孩子努力学习的同时,自己是否在接触新鲜事物,是否保持了学习的心态,才是更重要的事。

至于学习方式,通过在线教育打破地域空间的限制,是未来的必然趋势。

 

张文淞老师,是西瓜创客未来课程的教研负责人,他也带来了西瓜创客作为7-12岁少儿编程教育的代表性企业,如何以教育的初心、科技的力量与创客的精神来释放每一个孩子的创造力,成为他们未来梦想的燃料与火焰。

面对未来,Don’t Panic(不要恐慌),这句话既是对孩子,也是对我们自己所说的。

 优质教育资源的分布不均,使得未来教育将会更多地拥抱体系之外、面向市场、多元共创。线上教育不是冰冷的,回溯教育的发展历史,父子、师徒、教会、院校,这个过程就是信息资源共享的过程,我们现在看到的互联网教育或许还是初级阶段,而教育在标准化后(通过科技、互联网、AI等手段)最终还是会回归到人,从而更多地关注体验、感受和互动。


 

张文淞老师,是西瓜创客未来课程的教研负责人,他也带来了西瓜创客作为7-12岁少儿编程教育的代表性企业,如何以教育的初心、科技的力量与创客的精神来释放每一个孩子的创造力,成为他们未来梦想的燃料与火焰。

面对未来,Don’t Panic(不要恐慌),这句话既是对孩子,也是对我们自己所说的。

 优质教育资源的分布不均,使得未来教育将会更多地拥抱体系之外、面向市场、多元共创。线上教育不是冰冷的,回溯教育的发展历史,父子、师徒、教会、院校,这个过程就是信息资源共享的过程,我们现在看到的互联网教育或许还是初级阶段,而教育在标准化后(通过科技、互联网、AI等手段)最终还是会回归到人,从而更多地关注体验、感受和互动。

 

无论科技如何发达,无论是以人作为辅助的当下,还是在机器与人同步的未来,在线教育是否能和实体教育等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公信力和受教育者的时间成本,以及资金投入。

在教育这个单行道上,时间成本和试错成本是非常昂贵的。公开课的共享是好的,如何系统化的设计或差异化的设计已达到中国各省市不同的应试标准?学生和家长,如何从同质化产品中抉择?数字鸿沟,未来是不是带来更大的资源分布不均?

 


这些充满了挑战与未知的问题,也引发了现场听众的极大兴趣和热切讨论。


关于未来、关于教育,西瓜创客始终保持开放的心态与探索的精神,倾听用户、业界乃至跨界的声音,立足于释放每一个孩子的创造力,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教育产品与服务。



推荐阅读:少儿编程科目真的已经加入高考了吗